国人首登6886米中山峰以及登山安全的思考

来源:http://www.mahederetena.com 时间:11-23 00:37:22
本文授权转载自:阿卡姆登山服务公司编辑 | 阿小卡图文 | 高立

关于这次攀登:

我们向四川登山协会申请,由山峰所在地甘孜州教育和体育局准予的攀登行政许可证,所有手续合规合法,并购买高海拔保险。

同时我在顶峰的取证,也得到的四川登山协会的认可,真正到达中山峰的 6886 米顶峰,并颁发登顶证书。

本次攀登,尽自己最大努力做到无痕山野。所有垃圾,全部都带到了燕子沟镇。路标旗也几乎全部收回了,另外因为一顶高山帐篷被大风吹飞,无法找回。

本文为我们此次成功登顶6886米中山峰的全过程纪实,全文约 7000 字。

01 . 缘起为什么去攀登中山峰?2017 年 12 月,在登珠峰之前,我去尼泊尔拉练攀登梅乐峰(Mera Peak 6470 米)。在客栈遇到了一个两人的瑞士小队,和他们围炉闲谈时,他们说计划来中国登一座叫中山峰的山。那时我才知道,在贡嘎旁边还有这么一个山峰,而且还是他们国家的人在 1981 年就首登了。从那开始,我就注意到了这个山。正常情况下,今年 10 月我要去带队阿玛达布朗(6814 米),并且计划尝试速登。但因为疫情,尼泊尔的行程取消,所以中山峰的攀登计划就真正提上日程了。02. 探路考察没有做路标,下撤时几次迷路。对中山峰的了解基本属于一片空白,而且网上可以参考的实质性资料也不多。所以,我打算先去考察一下,探探路,顺便运输一些物资上去,为后续的冲顶做准备。我们在 9 月初就拿到许可证了。但是因为天气不稳定,一直到 21 号,我和陆平才从成都出发燕子沟镇。因为当时任勇需要带队四姑娘山峰的活动,没有参与这次探路。燕子沟镇酒店老板,知道我们根本不熟悉进山路线后,建议我们找一个当地人带路,而且让我们不要走磨子沟上,因为那个路很少有人走,已经没有什么路迹了。22 号中午,由当地人带路,我们从燕子沟进去,到达矿泉水厂,然后左拐上桥从无名沟向上。进山线路平面图,点击放大观看原始森林,没有清楚的路迹,多处塌方,下着雨,不找当地人带路,就是有地图,也很难找到正确的线路。偶尔可以看到地上陈年的食品包装袋,说明这个路线有人来过,原始的森林并不原始。风里雨里走了两三天,海拔上升 3000 米。24 号下午,我们到达海拔 5050 米处,设置了大本营。为什么设这儿?因为这儿躺在帐篷里面就有 4G 电信信号。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我和陆平考察了最右侧山脊,到达了 5650 米的位置,结果这个线路根本就走不通,而且路线非常长。 线路草图绿色:最先探索的线路,路线最近,好几个地方走不通,难度大。蓝色:出发前用谷歌地图规划的备选路线,实际考察后感觉线路复杂,冰裂缝多。黄色:最终成功登顶的线路,强度大,但非常安全。红色:出发前用谷歌地图规划线路,和成功登顶线路几乎一致。天气也不是很好,大雾,看不到上面。于是我们放弃了中间一条线路的探索,返回到大本营。我和陆平在考察路线从大本营下撤回燕子沟镇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很大的问题,上来时候有人带路,忽略了做路标,导致下山的时候,几次都完全迷路了。从牛棚子出来,我们误入了一大片原始的杜鹃林,背着大包,在里面爬了将近两个小时。进退两难,最后强行下到河谷,全身湿透,才慢慢走到正路上来,脱离了危险。迷失在杜鹃林两个小时 继续向下。在过了最后一条河,翻过最后一个小山脊就可以到达水厂的时候,我们又迷路了。顺着河谷上上下下,就是找不到上山的路。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最后给当地人打电话,才勉强大概知道位置是在一个被杂草丛生覆盖的地方。我们来时的脚印已经被雨水冲刷,什么都看不到了。 图为我们上去时候过得这条河。就是在返回时,过了这条河,我们彻底找不到路了03 . 正式冲顶登山就是一个遇到事情,去解决事情的反复循环。10 月 24 号,抵达燕子沟还是因为天气,我们原本计划 10 月 14 号从成都出发去燕子沟镇,不得不推到 16 号,然后推迟到 19 号,然后 22 号......最终确定 24 号出发,看天气预报,月底有短暂的好天气。因为前期和我探路的陆平,家中有事要回去。这次由任勇和我一起尝试冲顶。考虑到天气的不确定性,我们这次准备足够两个人生活的 12-15 天物资。奈特科尔给我们提供了太阳能板还有蓄电池,这样就生活无忧,可以专心冲顶。 25 号,出发上山我们出发得很早,请了当地背夫,可以负责带路也可以替我们分担一些物资。山里又下起了小雨,我和任勇,跟在背夫后面,穿过吊桥走向密林。这次有备而来,穿了雨裤,裤脚还用了胶带缠住,一是防止像上次一样内裤都湿透了,二是防止蚂蝗。下午 3 点 30 左右,我们到了今天的露营点,牛棚子。26 号,5050 米大本营我们今天要到 5050 米的大本营。随着海拔的增加,我和任勇背负都在 20 公斤以上,所以走起来是非常吃力的。任勇紧跟在我后面。下午 5 点左右,我们到达上次的大本营。27 号,大本营休整连续两天的高海拔重装,大爬升,真的很累了。我和任勇打算休整一天,然后再往里面看一下,考察一下冲顶线路。这次带了 300 的长焦,可以很清楚地看清上面的冰川情况,而且,天气出奇的好。中午吃过午饭,带着相机,沿冰川向西深入,到达主峰冰川下面。登山这几年见了许多,又结合长焦拍的照片,第一感觉“蓝色”线路不适合我们,线路复杂,无法目测整条线路情况。贡嘎多变的大风天气会让这个线路山上的冰川极为不稳定。最终确定:还是按最先在谷歌地图上规划的“黄色”路线:沿冰川向西,横跨冰川,再向上到达中山峰西峰和中山峰主峰的中间的冰原,建立最后的冲顶营地,然后观察周围路线,选择最合适的冲顶线路。综合评估:这个线路是最安全的,也是符合我们攀登水平。最难部分就是横跨冰川要面临的冰裂缝,为此我们也做了充足的准备。最后成功登顶的线路,也是我认为最为安全的线路。04 . 从大本营出发冲顶28 号,等太阳把帐篷晒暖和了,我们才起来准备出发。主要装备:70 米路绳,30 米结组绳,20 米辅绳,冰锥 5 根,雪锥 4 根,岩钉 4 个,冰镐,冰裂缝探测杆,路标旗。山上需要的,我们头天晚上已经收拾差不多了,非常充足,应对不稳定的天气,吃的带了很多,加上帐篷,相机镜头,我俩的背包还是非常重的,估计在 18-22 公斤左右。天气非常好,沿冰川向西贡嘎主峰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走过碎石路,还是碎石路。谷歌地图显示这段路长达 5 公里~ 6 公里,让我想起来今年冬攀 K2,有一段非常长的冰川夹杂着石头的路线,感觉永远走不到头。穿着双层高山靴,背着大包走在这条路上,还是非常担心的。不仅担心上面的滚石,还在担心:在这个地方脚崴了怎么办?或者腿伤不能走了,救援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毕竟从这儿到燕子沟 3000 多米的海拔。我一直提醒任勇,注意再注意,慢慢来。深入冰川,宏大的中山峰主峰和规模庞大的悬冰川,一览无余,将近 2000 米的压迫感,仿佛在告诉人类,它是不可接近的。下午 3 点,我们跨过了冰川。比预想的简单太多,这个季节没有雪,冰况一览无余,而且根本也没有冰裂缝。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没有结组,也没有去试探,一前一后就过来了。到了 5500 米,从这上去的路线非常清晰,也没有冰裂缝区。我和任勇开始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们今天上到 6000,然后夜里直接冲顶?一拍即合。首先减负,我们都带了很多吃的,我同意让任勇给他背得吃的全部留在这儿,还有他带的气罐。今天夜里冲顶,明天就下来了,我背包里面也有很多吃的,还有一个气罐,肯定够我们用了,我心里想。就这样脑子一热做得决定,搞得我们后面非常被动!我们继续向上。路线冰况非常清楚,有少量的冰裂缝,感觉比较危险的,我们都清理了上面的浮雪,然后用路标旗做记号,这样有非常大的好处,下山的时候我们能清楚地知道哪有冰裂缝,还能知道下撤路线。万一下山的时候,有大雾,这个路标的作用就更大了。顺手收回,就是个别漏掉的,也没关系。都是竹子,不影响环保,有经验的攀登者应该都懂。5650 米,我们继续减负。我放下 70 米的路绳,感觉这个绳子没有多大的用处了。回程再背下去。5750 米 C1 营地下午 7 点了,我们到了 5750 米的位置,是一个很大的冰原。仔细观察周围环境,好像很安全。随后决定扎营,虽然没有到 6000 米,但是抬头可见,这段路就是一个坡,明天出发早一点,肯定就能搞定。05 . 尝试直接冲顶未果后,适时调整,向上再建营地。29 号,尝试直接冲顶我俩计划 4 点出发,这样天亮的时候就爬上眼前这个坡到达 6000 米。天亮后,更便于我们观察最后的冲顶线路。天气也非常很好,哪怕下午登顶,都没有问题,正好又是月圆的时候,夜里像白昼一样。我喝了两袋速热粥,任勇不想吃,只喝了一杯牛奶。夜里 4 点一刻,我们出了帐篷。今天轻装格外轻松,我俩结组,我在前,任勇在后,雪况非常好走,天气也非常好,一丝风没有,我在前面带得比较快,任勇也尽力跟上…大慨一个小时过后,任勇越来越走不动。问他,说他胃很不舒服,想上厕所。之后继续走,越来越慢,他的胃还是很不舒服。喝牛奶的问题?因为很多人乳糖不耐受,空腹喝牛奶都会出问题。前一个小时我带得太快,引胃痉挛 …看他非常难受,和我商量下撤。我知道他肯定真的受不了了,才这样要求的。于是我们决定先下撤回帐篷休息。然后再拔营上来,建个营地,按原计划的时间冲顶。上到 6000 米后,看到星空下贡嘎东北山脊(手机拍摄)6 点 30 分,天微微亮起来的时候,我们一起下撤回 5750 米营地。回到营地,进了帐篷,蒙头睡觉。在 6230 米建立二号营地。 一觉醒来,都快 10 点了,我们收拾收拾,准备去建 2 号营地。但是昨天的“狂欢”:又喝茶喝咖啡,煮火锅,让我们仅有的一个气罐用了三分之一,上面够不够用?现在下去拿那个气罐也不现实。省吃省气过日子呗。拔营去 2 号营地,从 5750 米上一个坡就到了 6000 米,然后就是一个巨大冰原,十分广阔,可以跑马似的。整个就是一个冰雪世界。左边:金银山,龙山,贡嘎。看着贡嘎的东北山脊,不由得佩服开辟这个线路的人。右边:中山峰西峰和中山峰主峰的山脊线围拢起来一个巨大的空地,视野非常开阔。很容易就走到了山脊下面,仔细观察了周围冰川情况,感觉一圈都有落冰的痕迹。只好把帐篷搭在中间,虽然风会大些,但避开了被冰砸的风险。6230 米 2 号营地,那个黑点就是我们的帐篷今天严格把握气罐气量,仅解决了温饱和基本喝水问题。我们就早早睡觉了,准备今天夜里的第二次冲顶。风越来越大,我想这肯定是风口的原因。努力让自己能睡着一会。此时外面的月亮非常亮,像帐篷里面开了灯一样。日落下的金银山,6410 米30 号,风太大,我们被迫取消冲顶3 点,风太大,不适合冲顶。4 点,风没有停的迹象。5 点,我扒开帐篷,看了看外面,感觉不是因为我们在风口的原因,是外面风真的很大。继续睡觉,登不登顶,看运气吧。 一直睡到快 10 点,因为太阳过来了,帐篷里面太热睡不住。我和任勇商量,继续等待,还是下撤?他整理了一下食物,摇了摇气罐说,还可以等一天,而且天气预报明天天气也非常好,风很小。吃了点东西,我们计划出去探探路,想登上对面的山脊看看最后的冲顶线路是什么情况,反正也无聊。出发不到半个小时,任勇感觉还是不太舒服,浑身没劲,走不动,我们只能返回帐篷。我说我们继续睡觉,如果身体恢复不过来,我们就下撤,我们都安全回家比什么都重要。两次的 K2 攀登,特别是夏季攀登,对我来说真正可以创造奇迹的,但最后关头因为运气没法登顶,而且花了很多钱。最后给妈妈发了条短信:"妈,我没有登顶,但是安全回来了"。然后一切都释然了!山一直在,钱可以再挣,但是生命只有一次。所以不管是自己登山,还是带队登山,安全在我这儿是不可碰触的红线,高于一切的一切。按原计划的”红色“冲顶路线,最后沿山脊登顶一定是经过冰裂缝的,这点在谷歌地图上能很清楚地看到。如果任勇胃还难受,无法冲顶,那我一个人是万万不能走这个线路的,怎么办?躺着无聊,我反复翻看谷歌卫星地图,一直问自己,可以考虑从山脊直接上吗?谷歌地图显示这块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任何细节,我想起来了手机还保存了出发前山峰爱好者 @7556 米给我提供的图片。(@7556 米 提供的照片)通过这张图片,结合谷歌地图,能很清楚地看到顺着这个坡,上去,就到达顶峰了。这显然是一个捷径路线,目测线路很安全。大坡下面没有冰崩的迹象,也没有落石的痕迹。去试试?说完就起身穿衣服,外面的太阳很大,风也小了一些。任勇在帐篷休息,嘱咐我一定要小心。我一个人拿着双镐向下走15分钟左右,就到了大坡下面。反复确认,规划了一下攀爬线路。要避开石头,因为万一滑下来,不至于会滑向石头。向上…向上...大坡的冰况比我预想的要好走很多,基本上全是硬雪,有少量的亮冰块。冰爪的前齿很好插入,也非常有安全感,很多时候的坡度可以直接用脚掌,甚是轻松,太阳晒得很暖和,我也爬升得非常快。任勇在帐篷用 300 的长焦,给我拍照。任勇拍摄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到达了 6400 米,贡嘎周围的群峰一览无余。不亲眼所见,看照片是不能感觉到那种震撼的视觉。两个小时后,我到了 6600 米。感觉快一点,一个小时就能到达山脊上面。山脊上的海拔大慨在 6750-6800 之间。我要不要直接登顶?我犹豫了。现在冲顶,下撤肯定天黑了。而且我没有穿厚羽绒服,也没头灯,计划在顶峰上展示的旗帜也没带。思考再三,我决定下撤。因为这次太接近顶峰,风也在变小,所以身体和心情都很兴奋。我按着节奏下撤,每一步都让自己稳稳当当踩踏实。回到帐篷,我告诉任勇,这个线路比预想的简单很多,也非常安全。06 . 成功登顶我成功走上了“一座能走上去的山峰”。1 点 40 分,在月色下向大坡走去…31 号,最后的冲顶1 点起来,我简单做了点吃的。登山六年了,登了 7 次 8000 米,5000-7000 米的山加起来差不多登了上百次。失眠的时候,我还在一直在评估了自己的状态和能力。我感觉我上这个大坡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线路明了,线路非常“粗糙”。哪怕滑下来,也很好制动。下午去试了一次线路的目的:一是熟悉,二是给自己信心。1 点 40 分,我出了帐篷,开始向大坡走去…风越来越小,慢慢变为阵风,月亮像个小太阳,感觉头灯都可以不用。我一个人,爬在大坡上…让我回想到了 2018 年的今天,也 10 月最后一天,我登顶了尼泊尔著名的技术山峰。阿玛达布朗 6814 米,最后那个冲顶,真得比这难太多了。虽然那是商业攀登,有路绳,但中山峰最后这段难度和阿玛最后冲顶是无法相比的。避免无聊,不让自己走神。我一直对自己说:高立加油,高立加油,高立小心走好每一步…最后的冲顶,凌晨 3 点 ,任勇拍摄这一路,任勇一直为我亮着帐篷灯。每次回头望下看,我都看着帐篷还亮着灯。我知道任勇没睡,他这会比我还紧张,比我想得还多。只有在那个环境下,才能明白这个亮灯,真得太有用。感觉就是希望,感觉那儿有个人等着你,感觉就像家,有家人等着你安全回来。帐篷越来越小,我越爬越高,直到我到达山脊,看不到帐篷了,那个灯都没有关,像太阳一样,让人感觉无比温暖,给人强大的力量。越接近山脊顶,坡度越好走了,雪比下面稍微厚了一点,冰爪踩在上面非常舒服。到了山脊,我看了看时间,才 5 点 40,比我原计划快了一个小时。上面就非常简单了。因为没有了遮挡,感觉风大了很多,我向顶峰走去,起起伏伏,有好几个假顶,最后到了一个雪脊上,这儿就是最高的顶峰了,6886 米。时间是 6 点 18 分:我当时哭了,对着手机大喊,我成功登顶了 6886 米中山峰,最后还说了一句  “太不容易了”,这一句是发自肺腑的。风声越来越大,在顶上我一直都感觉无比寂静,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还有心跳。天际线慢慢亮了起来。我要做的就是取证,顶峰环拍,拍周围的山峰图片,核对顶峰 GPS 数据。因为这种重要的山峰,真的不是任凭你下山一句,“我登顶了,但在顶峰上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坏了“,就能确定你真正登顶了的。顶峰拍摄的图片和环拍视频在顶峰待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我开始下撤。我反复告诉自己,小心,谨慎,要安全回家。 任勇很早就在坡下面,准备好水,等着我了。我在上面挥手让他回帐篷,我下得慢,外面冷,让他回帐篷。 下下停停,累了打个冰锥,或者找个安全的姿势休息一会。就这样,我下了三个小时,才回到帐篷。精神的高度集中,让我感觉太累了。 我和任勇说,我们今天不下去了,在这儿再休整一天明天下去,问他气罐还有气吗,他说还可以烧两壶水。07. 11月1日,下撤。半夜开始,风越来越大了,两个人压着帐篷,相安无事。太阳出来了,风更大了,啪啪的两声,帐篷杆子断了两根,整个帐篷都压在我们身上了,我立马感觉不对,和任勇说,我们得赶紧穿衣服收拾东西,大风如果撕破了帐篷,吹跑了我们的衣服,在这个环境,我们估计 10 分钟都撑不了…急忙收拾好全部东西,我们都从帐篷出来,还没反应过来,风绳断了,帐篷瞬间飞到了几百米开外。任勇要去追,让我喊住了。我们收拾了帐篷旁边的垃圾和拉帐篷的路标杆子,然后结组下撤。在 6230 米 C2 营地大风吹坏帐篷下午 2 点 38 左右,我和任勇安全返回大本营。几天没有上网了,我躺在帐篷里面回复信息,迷迷糊糊睡着了。时不时听见外面任勇招呼经过我们帐篷的人,让他们喝茶。好像还有人来借卫星电话,说有什么紧急的事,任勇给他打通了,对方也不接,估计看着是陌生的卫星号码怀疑诈骗电话。 在大本营休息调整一天后。收拾完营地打包垃圾,顺利下撤至燕子沟镇。并于 4 日安全回到成都。写在最后

下山已经 10 多天了,无比茫然。

尽量让自己一个人待着,除了睡觉,还是想睡觉。

我在思考,登山到底为了什么?这个问题我在中山峰大本营准备出发冲顶的前夜也在反复问自己。

很多爱好登山的朋友,问我以后会做中山峰的商业队吗?

从商业方面,我应该会考虑做,因为我从来不做我没有登过顶的山。这个山,我登顶了,而且是我们团队自己探索到了相对最安全的登山线路,如果再去筛选一些我知根知底的客户,不因为钱就什么客户都收。那这个山的商业一定能做起来。

未来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山一直在那儿。

攀登许可证、登顶证书

长按二维码关注视频号

带你徒步世界

每天一分钟优质短视频

与你分享户外的精彩

《徒步中国》活动商城

全球深度户外旅行线路100条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徒步中国》活动↓↓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