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计划明年扩大原油出口 美国“松绑”未成定局

来源:http://www.mahederetena.com 时间:01-13 09:28:43

在2012年受到国际制裁之前,伊朗曾是OPEC第二大原油生产国。

面对美国制裁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冲击,2020年对伊朗来说是极其艰难的一年。而随着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将于明年1月正式就职,伊朗领导人已下令其石油部门做好在3个月后增加出口的准备。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本月初表示,伊朗计划在始于2021年3月21日的下一财政年度扩大原油出口,将日均原油出口量增至约230万桶。当前,伊朗原油日均出口量约为50万桶,处于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政府的换届让伊朗看到了希望。拜登曾评价伊核协议是美国一项重大的外交成就。他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伊朗重新严格遵守伊核协议,美国将把重返协议作为后续谈判的起点,并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伊朗实施的制裁。

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重启制裁,誓言要将伊朗原油出口降至零。在此之前,伊朗的日均原油出口量一度达到280万桶,比遭受国际制裁时日均120万桶的出口量翻了一倍。

美国能源情报集团(Energy Intelligence)认为,若拜登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伊朗将再次迅速提高原油供给,其产量将来自该国西南部胡泽斯坦省的卡伦油田和海湾水域的近海油田,这些海上油田在美国制裁下处于闲置状态。

但对于OPEC来说,伊朗大幅增产将带来严重困扰。OPEC+在12月初的会议上讨论了俄罗斯和阿联酋提出的一个提议,即从1月起每月将减产幅度缩小50万桶/日,直至200万桶/日,但这部分产能将根据市场条件逐步释放。但随着新一波疫情的出现,这一计划还能否继续执行成为一个疑问。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文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拜登的上台让伊核协议的前景出现了一个积极向好的趋势,因为与特朗普不一样,拜登是多边主义的支持者,他希望重返这个协议。

但是,贺文萍也指出,这并非一蹴而就。首先,特朗普给拜登埋了很多“雷”,如近期新增了多项对伊朗的制裁。其次,伊朗首席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被暗杀,伊朗认为是以色列干的,把账记在了以色列背后的美国头上。另外,伊朗为了增加日后谈判筹码,近期增加了铀浓缩活动,被美国指责违反了《核不扩散条约》。

“这些都是摆在拜登面前的挑战。现在,拜登还顾不上伊核协议,他首先要重返的是巴黎协定。”贺文萍说。

伊朗计划将原油产量扩大一倍

据报道,伊朗计划在始于2021年3月21日的下一财政年度将原油和天然气凝析油的产量提高到日均450万桶。如果美国可以放宽制裁,伊朗的出口量将增至日均230万桶。

伊朗议会计划和预算委员会成员贾法尔·加德里(Jafar Ghaderi)援引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的话说,这个出口目标的实现有赖于美国解除对伊制裁。他说,赞加内还阐述了将伊朗日产提高到650万桶的二十年战略。

在2012年受到国际制裁之前,伊朗曾是OPEC第二大原油生产国。在特朗普实施的“史上最严”制裁之下,伊朗当前的原油产量已降至190万桶/日,是其30年来的最低水平,仅为2008年峰值时的一半。

对伊朗来说,原油产量关乎到国家命运。鲁哈尼12月9日在电视讲话中说:“我们应该成为国际市场上的出口大国。如果伊朗早在2011年、2012年就能日均出口1000万桶,它们也就无法对我们施加制裁……我们必须做些事情,以使那些大国将来不再能制裁我们。”

加德里说,在下一财年,原油出口将占伊朗预算收入的25%。这表明,伊朗经济正在减少对石油收入的依赖。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伊8日表示,放松制裁后的额外收入将用于发展基础设施、创造就业机会和支持小企业发展。

标普全球普氏分析公司预测,尽管拜登和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都做出了一些和解的表态,但可能直到2021年下半年制裁措施才能被放松,因此,预计伊朗的原油产量在2021年每日仅增加16万桶,而随着全球需求回暖,将在2022年每日增加70万桶。

贺文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虽然伊朗迫切希望美国能够放松制裁,为其经济松绑,但伊朗可以做出的让步空间是有限的。在她看来,伊朗能够让步的只能是近期增加的那些筹码,也就是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它增加的铀浓缩活动,在原则问题上还是会坚持自己的立场。

OPEC+将密切关注伊朗动向

荷兰国际集团(ING)大宗商品策略负责人沃伦·帕特森(Warren Patterson)认为,在原油市场需求前景不明的背景下,伊朗因素将成为油价下行的另一个主要风险。在拜登当选总统之后,美国似乎更有可能重返伊核协议,并有望取消对伊制裁。这可能会将每日150万桶至200万桶的原油带入市场。

帕特森强调,当前,最大的未知数是时间,因为不知道伊朗在当选总统拜登的优先序列上排多高。“如果我们看到伊朗在明年上半年很快恢复供应,这可能给市场带来一些压力,因为市场可能会难以吸收更多的供应。但是,如果伊朗的供应在明年下半年才开始回升,按照我们对需求将持续复苏的预期,市场应该能够更轻松地消化这些石油。”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伊朗明年是否增产将成为OPEC+密切跟踪的事项。由于遭受美国制裁且面临严重经济困难,伊朗作为OPEC的成员在当前的减产协议中被豁免参与减产。但如果伊朗扩大生产规模,可能会引起其他成员不满。

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分别于12月20日和21日与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和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举行了通话。赞加内在会后发表评论称,伊朗的出口“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同意”,释放出了德黑兰不会接受任何“要其逐步重返市场”的要求。

诺瓦克没有透露最新动态可能如何影响OPEC+2021年1月4日会议的决策,但表示,减产联盟迅速应对市场状况变化仍很重要。赞加内坚称,市场能够容纳更多的石油。他说:“市场已经吸收了每日100万桶的利比亚石油。而美国的石油产量将进一步下降,因此市场可以轻易地吸纳一些我们的石油。”美国能源情报集团的研究与咨询部门预计,明年美国平均供应量将仅为增加10万桶/日。

尽管拜登有意重返伊核协议,但也向伊朗提出了要求,包括在新一轮谈判中延长“限制伊朗生产裂变材料”的期限,以及解决其通过在黎巴嫩、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的代理人开展“有害的”地区活动的问题。

对于拜登的要求,伊朗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12月3日表示,伊朗不会重新谈判任何新条款,并补充说,在美国启动重新加入协议的磋商之前,需要兑现对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承诺,该决议敦促全面执行伊核协议。

12月2日,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通过了旨在解除美国制裁的“反制裁战略法案”,该法案要求,在法案实施后3个月以内,如果伊朗原油出口达不到令人满意的水平,伊朗将停止执行核不扩散协议的附加议定书。不过,这一法案还需要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批准。

就在美伊隔空喊话越来越强硬之际,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参与方(即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欧盟及伊朗)于12月21日举行了外长级视频会议。会后,外长们发表了联合声明,重申致力于维护全面协议,确保协议的完整有效执行;强调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仍然完全有效;各方认可美国重返协议的前景,强调愿共同努力,积极应对。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会议上指出:“美国退出全面协议并对伊朗极限施压,是伊核问题偏离正确方向的根源。美国改弦更张,重返全面协议并恢复履约,是从根本上化解危机的正确途径。”

王毅提出,美方应尽快无条件重返协议,解除对伊及第三方实体和个人的制裁。在此基础上,伊朗完全恢复履行核领域承诺。各方都不应为此设置任何其他条件。中方建议全面协议参与方尽快就此进行磋商,达成一致后,考虑召开协议参与方加美国的国际会议,启动美重返协议进程。

与此同时,德国外长马斯也敲打了一下伊朗。他在会后记者会上敦促伊朗不要浪费拜登政府重返伊核协议的机会。“为了与拜登领导下的美国握手言和,(伊朗)不应再采取我们最近见过的那种战术。”他说, “这是最后的机会之窗,绝不能浪费。”

贺文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伊核外长会再次强调各签约方致力于维护伊核协议。“这一方面给了伊朗一个定心丸,告诉它并非拜登上台就要让一切都推倒重来;另一方面,也向美国释放出欢迎其重新回来的信号。”

(作者:郑青亭 编辑:和佳)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